煤炭救市:政府应当有所为有所不为

                    中国煤炭资源网2013-06-15

                      今年1-4月份,全国原煤产量同比下降2%。其中,第一大煤炭主产区内蒙古原煤产量同比下降6.1%。另外两大煤炭主产省山西和陕西原煤产量虽略有增长,但其地方乡镇煤矿原煤产量也均出现较大幅度下降。
                      原煤产量下降并未阻止煤价下滑步伐。今年以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持续下跌,年初至今,环渤海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每吨累计下降24元,降幅为3.8%。产量下降,价格下跌,煤炭行业销售收入由升转降。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煤炭全行业销售收入同比下降2.6%。值得注意的是,这是2001年以来,历年同期煤炭行业销售收入同比首次下降。
                      在销售收入下降的同时,今年一季度煤炭全行业销售成本同比继续增长3.2%。受此影响,亏损企业数同比大增485家,增长33.3%,亏损面由去年同期的18.9%上升至24.7%。一季度全行业利润总额550亿元,同比减少371亿,下降40.3%。
                      煤炭行业陷入低谷,一些主产省区受到影响自不必说,一方面是煤炭直接带来的税费收入下降;另一方面,与煤相关的煤炭运输等服务业受到牵连,就业岗位减少,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遭遇更大挑战。煤炭主产区地方政府急切的救市心情也就不难理解,某省准备限制外省煤进入,某地要求当地发电厂只能用当地煤等各种地方政府救市传言不胫而走。

                      地方政府真能救得了市吗? 政府难以救市

                      当前煤炭市场的低迷是大环境决定的,不仅有国内环境,还有国际环境。欧元区经济迟迟不能走出衰退,国际市场能源需求整体疲软是国际环境,我国经济增长放缓,结构调整加快,能源需求减弱,国内煤炭供求失衡是国内环境。这种大背景下,某一地方政府想要单独救市,谈何容易。
                       限制外省煤进入 等地方保护做法只会破坏市场和制造寻租机会,不可能真正救市。如果某地为了保护当地煤炭工业,而人为设置障碍,阻止外地煤炭流入,并支撑了当地煤炭价格或压低了外地煤价,最终必然是破坏正常的市场秩序。因为只要有利可图,低价煤必定会通过各种方式重新进来,这其中,也很难避免执法者利用手中的权利进行寻租。
                      目前煤炭市场再次陷入低谷,部分前期资源整合推进较慢的地区,想借此机会推进煤炭资源整合,以达到一举两得的效果。强制要求地方乡镇煤矿退出市场,将资源转让给国有煤矿是否有违法理先不说,由于煤市低迷,且前景尚不能看清,国有煤炭企业继续整合的积极性也必将大打折扣,而且由于盈利能力下降,行业景气回落,企业融资能力下降,也会影响资源整合的推进。
                      当然,地方政府救市还有另一种可能的做法,那就是重新创造一些泡沫性需求,不过那样的结果最终可能会更惨。国内煤市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国内自上而下的经济刺激难脱干系。当时大量基建投资蜂拥而上,导致能源、原材料需求集中释放,价格快速上涨,在高利润诱导下,煤炭行业固定资产投资持续大幅增长,2009年至2011年,煤炭行业固定资产投资分别增长25.9%、23.3%和25.9%。在经济增长突然放缓,经济结构调整加快之后,煤市供求关系骤然转变,市场便出现今天这种局面。政府刺激了一时,刺激不了一世,总有一天经济要回归正常。政府刺激只会使未来不同时段的需求在当前一段时间内集中释放,导致当前经济出现虚假繁荣,繁荣过后,未来经济将跌的相对更猛。在目前全国煤炭供求整体失衡的大背景下,政府不可能真正救得了煤市。

                      政府该如何作为?

                      政府救不了市,那在煤炭行业陷入低谷的情况下,各级政府又该做些什么呢?笔者认为,对于各级政府来说,只需要做到以下四点,其他的交给市场来解决。只有这样,才真正有助于煤炭行业走出低谷,未来的煤炭企业才能更加有竞争力。
                      一是提高煤炭领域各环节工作透明度,为各市场主体创造一个公平的市场环境。当前煤炭领域各环节工作透明度仍然不高,比如有的企业各方面条件均符合,但就是不能及时申领到所需的相关证件,而办理机构又不能给出适当理由,这无疑给部分企业正常运营带来了阻力,导致其不能公平的参与市场竞争。当前,煤炭业陷入了低谷,各企业经营压力都很大,作为行业管理者,如果能提高各环节工作的透明度,创造一个公平的市场环境,必然会有助于真正有竞争力的企业脱颖而出。
                      二是加大煤炭领域的反腐败工作,降低煤炭企业的隐性成本。煤炭领域的腐败问题根深蒂固,煤炭市场繁荣时,煤焦领域的部分管理者利用手中的权利,制造了不少寻租机会,而对于煤炭经营者而言,由于市场好,即便隐性成本高一点,还是有利可图,受贿和行贿你情我愿,给反腐败工作带来了一定的障碍。现在市场不好了,煤炭企业经营遭遇困境,煤炭企业经营者对煤焦领域的腐败问题更加深恶痛绝,此时反腐败的阻力势必会相对小一点。另外,此时加大反腐力度还能为未来煤炭行业发展清除一点障碍,为行业长远健康发展奠定基础。
                      三是取消一些附加在煤炭上的政策性收费,减轻当地煤炭企业负担。地方政府强加在煤炭企业身上的各种税费名目众多,这也是近年来推高煤炭成本的重要推手之一,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地方煤炭企业的竞争力。如果地方政府此时能够借机清理各种附加在煤炭企业身上的各种收费,减轻地方煤炭企业负担,必然会有助于提升这些煤炭企业的市场竞争力,有助于在当前的激烈市场竞争中取得胜利,并最终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四是避免对煤炭企业经营进行直接干预。在市场不好的情况下,煤炭主产区地方管理者也很着急,有些地方的主管部门为了能够帮助行业走出低谷,通过行政安排的方式要求部分煤炭企业整合另外一部分中小煤矿。目前企业盈利能力下降,未来市场不确定因素较大,为了降低市场风险,有一部分企业其实是不愿意参与整合的。企业作为直接的市场参与者,他们对市场的体会更深也更准,政府管理者应该尽量避免对企业经营进行直接干预,让企业更好的依据自身判断来进行经营决策,以降低市场风险。(北极星火力发电网)

                    ?
                    无码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