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管齐下打破煤炭运输业瓶颈

                    中国经济时报 2013-08-05

                      煤炭价格连连下跌,煤炭产业遭遇 滑铁卢 ,煤炭运输业也遭 连坐罪 , 连连叫苦 的除了,还有煤炭运输企业和个体业主。
                      除此之外,还有与煤炭运输相关的汽车维修、物流信息、餐饮洗浴等服务行业也显现出阶段性 停滞 现象,不仅面临着生意冷清,还有大量务工人员遭遇着去留抉择。
                      记者了解到, 货少价格低 是制约当前煤炭运输行业的最根本问题。另外,煤炭运输过程中所承担的费用项目繁杂琐碎,也是煤炭运输行业所背负的重担。比如,铁路运输需缴纳铁路车皮计划费和点装费;公路运输需面对密如织网的收费站和名目繁多的罚款;港口部门亦是如此,需缴纳过磅费、化验费、仓储费、移泊费、除杂费、解缆费等。

                      议价能力最弱 汽运市场承压
                      汽车货运在煤炭运输产业里面占据着 重要角色 ,而个体运输又在汽车货运行业里面所占市场份额较大,煤炭运输业务量大大减少,而运输成本不断增加,汽车货运的利润被挤压得越来越低。
                      由于成本和运价等因素,理论上讲,公路煤炭运输只适合区域内近距离的运输。事实上,公路煤炭运输作为铁路和水路煤炭运输的重要补充,在主要的煤炭生产基地和煤炭中转港腹地,一直有部分中、短距离的公路直达运输或公路集港运输。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跨地区公路煤炭运输主要集结在山西、内蒙古等地区。大规模的长距离煤炭运输并不是公路运输方式的优势所在,因此公路运输具有很强的区域代表性。
                      记者在调查采访中了解到,从事煤炭运输的个体货运业主面对现在低迷的市场行情和几乎亏损的业务量,已经纷纷有所打算,比如卖掉货车、精简司机和车辆、出租货车、从事其他货物运输等等方式。
                      煤炭运输的方式有铁路运输、海路运输以及公路运输,与铁路和海运固定运力的强势地位相比,汽运是个体投资人,竞争者多,所以议价能力较弱,也就意味着汽运行业缺失的不仅是利润,还有话语权。
                      陕西一家运输个体老板陈广全告诉记者,由于汽运多是个体投资,定价不一、竞争激烈,所以压缩汽运成本成为个体业主的共同选择, 通常情况下都是各干各的,同行之间也没有标准的参考价格,不是亲戚或者好友的都不在一起合伙干。
                      除了煤价大幅下跌之外,油价上涨,运输成本节节攀升,再加上高速路收费,煤炭汽运利润已经被逼近 0 区间, 不管生意好还是差,油价、过路费都得花钱,生意好的时候还行,生意不好的时候真的扛不住了。 陈广全说。
                      除了费用之外,道路运输所带来的环境外部成本也不容忽视,主要包括煤尘的遗撒,以及尾气排放增大了公路沿线的污染强度。而铁路运输和水路运输所带来的外部成本,主要是环境外部成本,如噪声、废气和煤尘的遗撒。
                      陈广全说, 你们不要简单地认为我们拉一趟活就是从这个地方一步到位拉到另一个地方,有的活还是比较麻烦。
                      他举例说,跨多省运输的生意做起来比较麻烦,比如从陕西运到湖北。由于陕西省不准公路运输超载,运输煤炭实行两段运输,第一段陕西至河南省西峡县境内毗邻鄂、陕两省;第二段西峡县至湖北省境内。
                       第一段运煤是用小吨位的汽车运煤至西峡县境内卸货,用大吨位的重载车在西峡县境内装货再进行第二段的运输。第一段因是小吨位车运输,运费相应高一点,距离远一点;第二段因是重载车运输,运费相应低一些,距离短一点。 陈广全说。

                      铁路货运改革叩开煤炭运输改革 大门

                      中国的和生产力主要集中在西部和北部,特别是山西、陕西、内蒙古地区,而煤炭需求旺盛的地区集中在华东、华南沿海地区,这也决定了我国 西煤东调 、 北煤南运 的运输格局。
                      在煤炭市场黄金十年中,铁路运费上涨带来的煤炭成本增加主要由下游用户承担,但随着煤炭产能的大量释放和进口煤的逐年增多,煤炭市场逐渐呈现出供过于求的买方市场特征。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在这样的背景下,运输成本转嫁的难度必然会增加。即使转嫁出去了,也会推高电力、钢铁、水泥、农产品等产品价格。
                      以铁路运输为例,煤炭从山西大同经港运至上海、广州,在大同剩余环节的运输费用、税金、利润等非煤费用的总和,已经占到了终端用户支付价格的55%到60%。
                      与此同时,国内煤炭企业要共同面对来自进口煤的竞争,如果铁路运输环节增加的成本过高或难以转嫁,煤炭企业很可能面临亏损,要么减产要么选择其他运输方式,最后受损的是整个产业链。
                      今年3月17日,中国铁路总公司挂牌,6月15日货运组织改革正式启动,简而言之就是十六个字 简化受理、随到随办、规范收费、热情服务 。既然启动了货运改革,那煤炭作为最重要的货运品种,铁路货运改革最终会给煤炭市场带来怎样的影响?
                      铁路货运改革启动刚一月有余,同时由于路港尚不能完全衔接,部分煤运干线运力并不是特别宽松,改革对煤炭市场的影响尚不能盖棺定论。但短期来看,影响是有的,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方面,办理发运较之前方便了,货运需求基本都能得到满足。之前由于产地煤炭不能及时发运并在一定程度上推高销地煤价的情况可能会大大改善。另一方面,办理货物发运所需时间短了,费用较之前有所减少,这有助于控制煤炭物流成本。之前运输成本不断攀升,尤其是隐性费用推高煤价的情况将得到一定遏制。
                      记者从多数货主反映的情况了解到,与改革前相比,现在办理货物发运所需时间短了,部分货主反映所需费用较改革之前也有所下降。由于此次货运改革力度很大,且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监督,之前推高煤炭物流成本的隐性费用可能会得到一定遏制。
                      记者从山西省了解到,7月26日,山西拾煤炭20条 出台的第二天,副省长任润厚主持召开专题会议,协调有关方面立即启动将北部电煤通过铁路进行南运,优先保障中南部电厂用煤。按照太原铁路局的运力计划,每天将拿出10个大列、52节车皮、约3万吨运量,每月约100万吨的铁路运量,优先保证中南部电厂用煤运输。
                      长期以来,受铁路运力局限,山西省北部电煤多通过公路运至中南部电厂,运输成本较高。中南部电厂除了购买少量的本省煤外,还需通过市场渠道大量采购成本较高的外省煤,造成了企业经营不善、连年亏损。今年1至3月,全省电厂整体表现为扭亏为盈,但中南部电厂经营仍显困难。今年上半年,中南部10家电厂则全部呈现亏损状态。
                      7月25日,山西拾煤炭20条 出台,鼓励电力企业清洁高效就近用煤。为此,太原铁路局考虑通过铁路运输帮助企业降低成本,采劝卡脖子 路段扩能改造、内部挖潜提效等有效措施,减少省外煤炭流向,实现了优先保障省内电煤运输增量。
                      业内人士表示,通过铁路实现北煤南运,一吨煤运输成本直接降低三分之二,这既破解了中南部电厂经营困难的难题,也保障了北部电煤企业的效益。
                      煤炭市称金十年终结后的电煤体制改革迅速推进,对于饱受煤电之争困扰的煤电企业是个福音,只是希望,铁路改革不会成为下一根牵动煤电企业脆弱神经的 绳子 。

                    ?
                    无码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