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州好过夏

                    谭谈2021-08-09

                        谭谈(左四)在湾田·盘州盛世
                           那天,从长沙向广州出发。我在朋友圈里发过一则微信,说了一句话: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因为天气预报显示:当天长沙最高气温35度,而广州则是37度呀!在粤北山区熬了六天,完成采访任务后,我即奔赴被世人称为凉都的贵州盘州。
                           这是一个山区。高铁站在设在高高的山上。下车以后,习习凉风扑面而来,全身舒适极了。七月的广州与盘州,真是冰火两重天呀!
                           每到夏季,我居住的长沙,炎热难耐。早先,家里没有空调,热得实在无处躲,有时,就搬个竹床,露宿街头,或者把家中的水泥地板用水泼湿,退退热后,铺上凉席,就躺在地板上。尽管老人警告:这样会湿气入身,有害健康。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年岁大了,身体的调节功能更差。一到七月,就只好往外逃。到过湖南的这座或那座高山,上了海拔一千米,气温就低了。可是,湖南空气湿度大,山上十分潮湿,房里的铺盖被子,总是粘乎乎的,也不舒服。
                           多年来,我在寻找,什么地方,既天凉,又气爽呢?一到这里——盘州,你心里就有数了。贵州,是高原呀,空气干燥。在长沙,开封的饼干,放一天就潮了,在贵州,放一个星期,还很爽。难怪世人说,盘州是世界凉都啊!
                           出了高铁站,上了朋友的车,往市区走来。朝车外望去,只见道路两旁,或坡头,或平地,全是建设工地,一栋栋高楼正在拔地而起……此时此刻,一段往事,猛地从我记忆深处涌了出来……
                           1983年,深圳特区刚刚建立。《花城》杂志社举办笔会,邀请我们湖南写《将军吟》的莫应丰、写《没有航标的河流》的叶蔚林、写《飞过蓝天》《风吹唢呐声》的韩少功、写《乌龙山匪记》的水运宪和写《山道弯弯》的我,还有北京的大名鼎鼎的《青春之歌》的作者、我们湖南老乡杨沫以及已是中央候补委员的大作家王蒙,到深圳采风。那时的深圳,其情其景,多像今天的盘州,是一个大工地。只见这里,那里,东边,西边,一栋栋楼房拔地而起。一条条醒目的标语,悬挂在这些正在建设中的楼房上:今天借你一滴水,明日还你一桶油!质量就是生命,速度就是效益!……时任深圳市委书记的梁湘,在深圳当时最高档的接待场所迎宾馆会见我们,介绍完当时深圳的情况后,动情地对我们说,你们短期来采访,我们欢迎,你们如能长期落户到这里,我们更欢迎!
                           记得那一天,我们到沙头角(即中英街)采风,车子开到过海关的地方停下,按规定,一般车辆只能停在这里了,因我们车上坐着杨沫和王蒙,一位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一位是中共中央候补委员,所以工作人员上车看了看,例行问了问,就让我们的车开过去了。那时香港没有回归。这条小小的街,一边属深圳所管,一边归香港所辖。当时,内地的物质缺乏呀。香港管的那边,物品丰富极了。我们涌了过去,见到喜欢的东西就买。韩少功买了好几身衣服,全部穿在身上。这一是怕出关时检查,二是这样携带更方便……
                           真是世事难料。三十年过去,这个当年的小渔村,一跃成为了国际大都市。2018年,她的经济总量就已超过对岸的香港。当年她只能仰望的老牌大都市,被她甩到身后了。
                    这是一个世界奇迹!
                           眼面前的这个躲在贵州山区的盘州,二十年、三十年后,可否是又一个世界奇迹惊现在这里?世事难料啊!
                    社会在不断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一天天提高了。人富裕以后,就会追求生活的品质了。夏天到哪里过更舒适?也就会提到每个人的面前。如今,家里电器设备齐全。开起家庭的小中央空调,呆在屋里不出门,也很舒适。然而,你总不能一天24小时都窝在家里,总要到室外活动活动呀!辽阔无边天地里,能装上空调吗?于是乎,盘州这个清凉世界,适时地抓住机会,加速发展。这个早些年还是街道不多,人口很小的小县城迅速地膨胀起来,名字也改了,由红果镇改为盘州市了。随着人们对他进一步的认识,它必将成为中西部地区一处康养胜地,一座希望之城!
                    没错。我是到这里来购一处固定住所的,做为自己躲避暑热之地。近些年,不少有眼光、有智慧的房地产商,都往这里开进,使这里成了西部山区发展最快的热土。
                           我的一位早年在煤矿上的朋友,一位财力雄厚的企业家,也把目光落到了这里。他开发的楼盘,叫盘州盛世。最吸引我的,不是它的规模之大,据说有多少百亩地,有150万平方米的建筑,近万套住房,全部建成入住,将是好几万人呀!它最亮眼的,也是最吸我的,是它的品质,是它小区中心的那座泉水湖。这里的开发者,把一处因修建高速公路开凿隧道时打出的地下泉水,引到小区的湖里。据说,这股地下泉水,枯水季节,每小时都涌水250吨以上。我的这位朋友是有大智慧的,他要把这里建成贵州最高品质的楼盘!真希望我的这位朋友美梦成真!
                           在这里住了三天,每天气温都在20度左右,都是体感最舒适的度数。三天里,我办完购房手续后,每天都到这个楼盘的工地去走走,去看看,看自己定下的那套房的那栋楼建成什么样了。我离开时,它已建到二十八层,再有两层就封顶了。
                           本来,我的女婿在云南大理租了个农家院,整修以后,也是一个避冬寒、躲暑热的好场所。但那里人生地不熟,缺少朋友。人是一个怪物,不仅要求自己生活的自然环境要优美,更要求自己生活的人文环境要佳。好多熟人都在盘州盛世购了房,熟人多,玩伴多,生活就有乐趣啊!
                           盘州好过夏。盘州是养老的天堂!

                    谭谈:中国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湖南涟源人,主要作品有《风雨山中路》、《山野情》、《山道弯弯》、《山水相依》及《谭谈文集》等。2002年,被评为湖南省首批优秀专家。

                    ?
                    无码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