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钓白马湖

                    第25期《湾田集团报》2013-04-24

                      白马水库,亦名白马湖,宛若一颗晶莹闪亮的绿玛瑙,镶嵌在湖南涟源与新邵交界的崇山峻岭之间,是个自然生态旅游景点。因其水面宽、水质清澈,周围树茂草青,鸟语花香,成为众多钓友们垂钓的好地方。白马水库离家不远,也就五十几公里,却一直没合适的机会去。没想到在离开家乡来到贵州湾田一年多后,有幸在一次探家时间里去了白马水库。
                      今年5月20日,在返家的列车上,归心似箭的我,心绪正沉浸在回家的种种美好之中,忽然身上的手机震动声打断了我的美梦。一看,是云南富源矿区阿令德洗煤厂厂长段文华,知道我回家,便相邀去垂钓。我们两家距离很近,以前同在资氮上班,又是亲戚兼朋友,关系不用说的好。在资氮时,休息日俩人经常结伴满世界地找水库钓鱼,所谓 满世界 也就冷江、新化、新邵、涟源、双峰,距家方圆五六十公里的范围吧。每次垂钓他总比我钓得多。技术就是技术,水平就是水平,我是自叹不如了!
                      他这人较真,什么都喜欢深入、喜欢钻研,是那种不做好不罢休的人。工作起来也一样,在资氮是难得的技术人才。大约在2008年,刘祖长董事长慧眼识英才,把他请到了湾田煤业,一来就让他担任富源矿区阿令德洗煤厂的机电厂长。由于工作突出,去年又提升为厂长。他也从未让领导失望过。我每次打电话想与他聊聊,他都在工作忙碌中,连闲聊的时间都没有。有时加班到凌晨三四点。担任厂长后,生产、设备、供销都得过问,责任压力更重了。一个年产十五万吨的选煤厂,他总是超额完成年产任务。去年年终刘董事长还特意给予他嘉奖了!
                      在生活中文先先(这是在家熟对他的称呼,也就是别名)爱好单一,就喜欢钓钓鱼。可是为了工作,这点爱好也基本快丢弃了。听说我今天回家,就邀我去钓鱼。他也回家好几天了,抓着这难得的空闲,天天过着钓瘾,到白马水库钓了几次,次次是满载而归。这样的好事他当然不忘朋友,恨不得当时就把我从火车上拽下来。我接了电话后,心里痒痒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感觉这趟火车怎么这么慢。一年多没钓鱼了,又是我一直向往的白马水库,心里那个美呀、盼呀,再难平静下来了。
                      到家与文先先碰了面,约好时间(凌晨4点出发),清理好渔具,然后早早睡下。可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熬到凌晨4点,急急忙忙洗漱完就打他的电话。4点半,我们终于整装出发了。天黑蒙蒙的,空气中夹带着雾水随着摩托车行驶扬起的疾风,扑打在脸上有丝丝凉凉的清爽。一路上,心情格外的好!两人骑着摩托车在寂静的旷野中,是左一茬右一茬地聊。不知不觉天蒙蒙亮了,我们已进入新邵坪上。在一家小面馆草草吃了早餐,我们又急忙上路了。车过坪上,感觉真正进入了山地,房屋稀少、路径曲折、绿荫覆盖浓郁,密匝匝的树木、竹林、枝繁叶茂,苍翠欲滴。一簇簇、一片片争妍斗艳的野花,吐露浓郁的芬芳,沁人心脾。树枝上,灌木丛里,百鸟争鸣,有的婉转,有的嘹亮,有的低鸣,有的欢唱,似在合奏着一支美妙动听的交响曲。我坐在车上悠闲的欣赏着美景,嘴里不时发出啧啧的赞叹,赞叹这好天气,又感叹好风景,心被景色陶醉得宛若在空中漂浮。这时天已大亮,似乎已经转出了山林,视线也宽了,周围一片平整开阔的良田,文先先说快到了,我们一直沿着三米来宽的小溪一路行驶,小溪是通往水库的支流。终于在八点左右,我们到了通往白马水库的一条十来米的小河边。过了桥就是库区了,小河旁一片方圆几十亩青绿的水草地,随着河水一直延伸至湖区。一群白鹭正慢悠悠地飞向水库深处朦胧的雨雾中,有几个渔民正在拉着巨大的渔网,雪白的鲫鱼在网中跳跃着。看到这旖旎风光,不禁想起张志和的《渔歌子》: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 斜风细雨不须归 。
                      绕着水库行了一段,看好钓位,两人在相距不远的地方,各自忙碌起来。我先打开自作的的折叠椅坐下,撑起钓鱼竿,系上钩线和浮标,在鱼钩上穿好鱼饵,试水调漂、糠饼打窝子、甩杆、插杆一气呵成。这时投下的糠饼还没发开,鱼还不会拢窝,趁着这个空闲,我又开始打量周围的湖光山色。远处是逶迤起伏、奇峰叠翠的龙山,一线云雾横于山腰,就像山神的一斧刀锋,把龙山拦腰斩断。前方是碧波粼粼的湖水,湖面宽阔一望无边,时有鱼儿蹦出水面的声响。一群肥壮的麻鸭在水边觅食,它们时而把头伸进水中,时而又拍打着翅膀游向远方,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几只白鹭紧贴水面一掠而过,一两只竹排劈波斩浪穿行于湖中,两道长长的波纹向两侧散发开来,煞是好看。我的心跟随水面的波纹而颤动,恍如置身于世外桃源,一切烦恼顿消,灵魂猛然间得到净化。
                      这时我听见文先先鱼竿起鱼的声响,我一看自己的浮漂在水中颤动,一提杆,鱼饵早已被吃光了。此时才把心收起,专心致志钓鱼了,不久就钓上几条小鱼,我信心大增,又投入几块糠饼。可是好景不长,远处的天空忽然集聚了一片乌云,一阵狂风刮来,乌云张牙舞爪地瞬间就占领了整片天空。我感到不妙,赶紧支起太阳伞,正准备找地方避雨,一声霹雳,雨水像绝了堤似地倾倒下来,天地间像挂着无比宽大的珠帘,迷蒙蒙的一片。水面上溅起了朵朵水花,那水花如同一颗颗亮晶晶的珍珠,映得湖面一片晶亮,远处的山显得更加遥远了。在时大时小的雨中,云雾让雄伟的山峰时隐时现,加上延伸的水域一片晶白,显得非常的诡异,好像进入 白骨精 的领地。狂风夹着粗大的雨点让太阳伞没了形状,我无暇顾及鱼竿,死命地撑住摇摇欲坠的太阳伞,全身也早已湿透。
                      雨渐渐小了。初夏的雨天在大风下还是有点凉,一身透湿的我更是感觉到冷,想点上烟去去寒。我拿出烟一看,比我好不了多少。只好把早准备好的干粮打开一顿猛吃,总算是赶走一部分寒气。拿着钓竿再坐下来时,鱼儿们早已被这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吓得没影了。一个小时过后,浮漂仍纹丝不动,我再也坐不住了,扛着鱼竿到处游逛。文先先撑出四五根杆子倒还有些收获,看来悲剧要再次重演了。我坐回钓位时,水已淹没了钓竿。我以钓一番风景的心境,专心的等着属于我的鱼。不久,浮标沉入水中,一条鱼上钩了,我总算有了收获。
                      淅淅沥沥的雨一刻也没有停下,我们不能再耗下去了,下午四点就收杆打道回府了。一路上,景象大变样,宽广的水草地是一片汪洋,清澈柔缓的河水此时洪水暴涨,拥着、挤着冲向水库。来时的小溪黄澄澄的,溢出了马路,良田都不见了。一些山包上雾气蒸腾,像蒸着一个个大馒头。更远的高山上一条条银蛇曲折蜿蜒而下,半山腰的云雾把峰峦叠嶂的高山分为天地两层,好似置身在了人间仙境之中。
                      我在摩托车上饱览着这如诗如画的美景,如痴如醉。文先先看我不做声,笑着回头对我说: 鱼仔,今天你这江边渔夫的名号可是名不符实了。 我只是笑笑而不语,他怎知道我现在愉悦的心情,我早已是醉翁之意不在鱼了。心醉卧于这美丽的山水之间,此时 我在画中、画在我中 。一路好风景,一路好心情,谁的收获又能比我丰厚呢?

                    (作者:余利民)

                    ?
                    无码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