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门前那条河

                    第27期《湾田集团报》2013-04-26

                      久不归乡,偶尔归乡最想看的便是村外那条小河。
                      河本不是河,只能说是小溪,因为窄处可一跃而过,宽处淌水也不过几步之遥。所以叫河,是山旮旯里没见过河,不知河有多大。
                      小河是从一处景致极佳的小石林脚下挤出来的。穿过一条田垅来到村门前。在这条小河源头的头上,有逼真逼真的骆驼峰,有实实在在的一线天,有光滑光滑的丹崖石壁,还有石公鸡,石狼狗,石天柱,石笋……
                      上世纪七十年代在这里又沿崖筑坝,修建了一座小型水库,一池碧水,掩映着奇峰怪石,给这里又添了几分清幽。这里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仙人桥。因为一线天上有一块突兀的石连接两岸而得名。据说,属地冷水江市曾规划把此地辟为农民公园。还有几家电视台也在这里拍过武打片的部分外景。
                      小河的水是从石壁下的阴河里冒出来的,清莹透澈,甘甜芳香。因此,鱼、虾、螃蟹等水生动物就找到了栖息的好去处。小时候我最喜欢到河里捞虾、抓鱼、捉螃蟹。每到春末夏初时节,那白线子鱼,从稻田里逃出的小鲤鱼,成群结队,箭一般一溜溜到东,一溜溜到西,逗得人心酥酥的,手痒痒的。待你掂起脚尖扑上去,鱼儿立即作鸟兽散,瞬间无影无踪。气得你大声叫骂。好在螃蟹是笨蛋,河水清清,翻开石头无论如何也逃不过你的眼睛,即使钻进洞也能把它抓出来。还有河两边的茵茵草丛中,潜伏着许多许多的虾米,胆大的也肆无忌惮地跑到清清河水中来游荡,你站在河水中,它还会钻到你脚下来嬉戏挠痒。你只要拿只菠箕或特制的竹捞筛往水中一扑,再用脚对着口子挠两挠,提起来鲜蹦乱跳的虾米就令你眼花缭乱。
                      村子斜对面的河段,拦腰筑了一座水坝,河水到此就平缓了。水静静的,清清的,水面虽不宽,可的确是细伢子们神往的地方。每逢盛夏酷暑,烈日当空或暮色苍茫,一群群光屁股细伢子便扑通扑通蹬开那狗刨式。蹬够了再走到浅水处打水仗,水花四射,叫声嚎嚎,其乐陶陶。
                      也有乐极生悲。正玩得忘乎所以,忽谁家爷爷奶奶,爹爹妈妈提着竹梢筋悄悄来到河堤上,一声吼,吓得大伙吐舌翻白眼,赶紧爬上河堤,急急套上小褲衩儿,一溜烟无踪无迹。可到了晚上,还是免不了那顿竹梢筋的鞭抽。我是怕打的,故至今仍是个旱鸭子,不过也不知在河堤上流过多少口水。
                      今年春节,再次返乡。沿着小河倘徉,眼前情景令我大吃一惊:
                      源头,虽然已是洋楼林立,可那千奇百怪的奇峰秀石,有的已荡然无存,有的已去头截尾,斑痕累累,百孔千疮……
                      水库已黑底朝天,清清的河水已被小煤窑排出的黑水所代替,鱼虾绝了踪迹。小河两岸,几座垃圾山静静地伏在河沿,其基脚不知被哪次大水已掏空。那令人神往的水坝,已被污泥填满。沿河死猪、死鸡、死老鼠随处可见。
                      我真不敢相信,这就是儿时留下多少欢乐的小河!
                      我突然地想起—本教科书中的呼吁:地球只有一个,人类唯一的家。地球孕育一切,生态却在变化。地球为什么百孔千疮,原来是人类自身的糟蹋。为了生存和发展,为了我们人类共同的家,必须走可持续发展之路啊!
                      眼中流泪,心里滴血!
                      故乡门前的河流啊何日再见你的芳影?
                    (作者:柯世享)

                    ?
                    无码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