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 姐

                    贵州湾田煤业集团 古元元/文2013-05-23

                      第一次见到颜姐是在红果总部的招待所,那天晚上颜姐来到我住的房间。她穿着一件红色高领毛衣,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干练利落又极具亲和力。在别人的介绍下我与颜姐有了第一次短暂的交谈。颜姐是我要去的营盘煤矿的出纳,我即将成为那里的一名会计,她这次来总部目的之一就是接我这位新人去矿里。
                      第二天我便随颜姐一起踏上路途,总部到矿里距离有些远,一路上颜姐不断给我讲解矿里的情况,让我提前对营盘煤矿了解不少。到矿里时,已经过了晚上十点,她把我暂时安排到了招待所住下。从总部到矿里这一路,我就对颜姐的为人处事有了些许了解,但那仅仅是皮毛。
                      因为第一次见面的愉快经历和一路的相谈甚欢,我到矿后特别喜欢和颜姐相处。刚到矿里,我这个有点内向的人要认识全矿的人全靠颜姐,她不厌其烦地给我介绍这位是谁,那位是干什么的。随着时间的飞逝,我逐渐融入了煤矿的生活。由最初的懵懂不安变得平静而快乐。矿里的生活非常简单,但有了颜姐的 指导 ,我们不断地寻找创造各种生活乐趣。矿里上班是早上8点到下午5点下班。下班后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若是晴天,颜姐领着我们一帮年轻人不是爬山就是去附近的村庄拍摄照片,去捕捉其他地方难得一见的风景人物。在与当地村民接触时,颜姐就像领导下乡似的不停地询问他们的生活工作等情况。村民们在颜姐频繁拜访中也与这位热心、善解人意的外地女人熟稔起来。颜姐每次都会把照片洗出送给这些大山深处的人。对于那些很多年不曾照过相的人,这虽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却是一件贴心的礼物。若是雨天,颜姐也不会闲着,她组织矿里的女职工在会议室跳起了健美操。秋天的贵州阴雨天较多,那时我们都会在那里跳上一个小时。跳完健美操后我们还会再高歌一曲,或是再打上一会乒乓球。后来有人反映每天跳健美操太吵,我们不得不散了。而那之后我的体重就开始狂飙了。跳操的颜姐让我看到了40岁女人少有的活力。
                      在日常工作中,我看到了认真、勤奋做事的颜姐。她在担当矿出纳工作的同时又兼任通讯员,把矿发生的工作和生活的信息写成一篇篇精妙的文章刊登在我们自己的《湾田集团报》上,报纸每一期都会看到她写的营盘的人与事。最近颜姐在学习摄影技术,她说一位好的通讯员不能不懂拍摄照片,有时一张好照片比文字更能说明事情。拍摄技术 零基础 的颜姐没有被操作复杂的单反相机难倒,现在随口就能讲上一番关于光圈、焦距、感光度等等拍摄的专业名词。有时政府部门会到矿检查,接待人员忙不过来,颜姐又变成了接待员,这时你总能看到她忙前忙后的身影。
                      颜姐和矿上的人关系都很好,对每个人都是和蔼可亲,从老总到打扫卫生的阿姨,无一不熟,但是颜姐也是有脾气的。我们财务部的负责人是一位耿直的年轻小伙,有时工作压力很大,脾气来得快,一句话不对就和颜姐开吵了。他们开吵时其他人很少敢参与,因为那是一场比声音大拼气势,不是 你死就是我亡 的 战争 。如果外人参与进去,不是 体无完肤 就是 战死沙场 。每次他们都以势均力敌的平局收场,吵完就回去各自工作。然后不一会两人又谈天说地起来,共同商量着就把事情圆满地解决了。他们给我的感觉不像上下级关系,更像是姐弟关系,即使吵架也不会伤感情。
                      和颜姐聊天的时候,她会跟我讲她小时候的事情。颜姐家里条件很苦,父亲早早离世,作为孩子中老大的她很早就扛起了家里的各种负担,小小年纪就为家里生计忙碌,过早承担了生活的担子,因而也明白了许多生活道理。我心情不好会找颜姐聊上一会,而颜姐总能在最恰当的时刻给我很好的建议,让我茅塞顿开,郁结的心情也随之豁然开朗。她经常开导我说,再大的苦难,再多的痛苦都会被我们的奋斗打败,我们要用自己的努力去创造属于自己的未来。朴实的一句话让我明白很多很多。
                      有时我会想,我40岁会是什么样呢?40岁的颜姐像庭院里的百合,淡淡清香,纯洁高尚。想到这里时心底总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要像颜姐一样,不畏惧生活,积极乐观,恬静,馥郁,醇美。

                    ?
                    无码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