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回 家

                    第1期湾田集团报 村边杨树2013-03-18

                             终于回家了!
                            人总有外出的时候。人也许会有迷路找不到家的时候。人还可能会有走错了路而一时回不了家的时候。毕竟,坎坷的人生,充满风雨的人生,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呢?
                            那是一段因迷路或走错路而回不了家的日子,常做梦,梦的场景不同,主题却只有一个:回家!家有八旬慈母,有出生才百日的孙,还有爱我亲我想我念我的妻、儿、女……
                            单位,是人的另一个 家 。我也常梦见回这个 家 !新来的局长,没打过多少交道,两人并不了解,也没瓜葛,却多次梦见和他一起出差。已经调走了的副局长,总在梦里对我说:走,跟我去事故现场!望着他那张英俊、坚毅的脸,我不由从心里涌出一股豪情!
                            那一段刻骨铭心的日子啊!我曾千百次设计回家的场景:推开家门,手上的东西一扔,伸开双臂,放声高唱:我爱你——我的家——我的家——我的天堂……
                            如今,回家已两个月了,除头一晚激动得几乎没入睡、第二晚即因过分激动而引发心脏病,被送往医院急救,一住就是二十多个日子,原本完整无缺完美无瑕的心脏被一位教授生生塞进去两副支架。我曾千百次设想的场景并没出现。激动,激情,慢慢被平凡和平淡淹没,生活的轨迹与离家之前相差无几。
                            那天,我将永生难忘——2010年6月的最后一天,上午,阳光灿烂中我走进湖南湾田集团公司办公大楼,与公司总裁李向群进行长谈。长谈后,湾田公司接纳了我,我也选择了湾田公司。从此以后,我就是湾田人了!中午,在公司食堂吃饭,饭菜极为简单,四菜,一汤。菜是普通的菜,无非荤荤素素而已。汤也是极普通的汤,记得是海带排骨。人却不是普通的人。董事长刘祖长不是普通人,当年国有大型煤矿的财务科长,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下海,拼搏十多年,如今旗下有多家煤矿和公司,员工一万多,身家早已过亿!总裁不是普通人,年纪虽轻,却当过市委常委、副市长,当年曾是全省政坛上一颗耀眼的新星。前几年突然辞官不做,曾让多少人惊愕!午餐桌上,放眼看去,总裁、总监、助理,普通员工,都围着一圆桌、一长方形会议桌,说说笑笑,显得十分随意,融洽。总裁说,平时难得有机会和大家聊天,就靠吃饭时交流一下。我看见,每盘菜上都摆放着公筷,突然想起我家曾使用公筷二十多年,那时刚从煤矿调到省城,家里走动的亲戚突然多了起来,大多是来省城看病的。妻对我说,孩子们还细,万一惹上什么病怎么得了咯!于是我们决定开展 餐饮革命 ,不管有客没客,家里一律使用公筷。父母亲开始有些抵触,不习惯,也怕亲戚误会,抹不开面子。经过反复说明,终于 革命成功 ,后来,年迈的父母都习惯了使用公筷,对不使用公筷反而极不习惯了。 餐饮革命 在我家坚持二十余年后,最终 无疾而终 ,孩子们都大了,二十多年来确实有不少亲戚朋友产生了很深刻的误会,我一位在中学当教导主任的同学就直言不讳地说:我是好久没去你家吃饭了,用公筷,我总以为是嫌弃我们呢!
                            看见湾田集团午餐桌上普普通通的几双公筷,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冲动——我回家了,感到那么亲切,那么甜蜜,那么美好,那么幸福!确实,湾田就是我的家。在我居住、生活了好多好多年的那个家抛弃我时,湾田却敞开她美丽的充满魅力的胸怀,接纳了我这个无家可归的游子,让我又有了一个风雨无忧的充满幸福感觉的家。
                    家,是幸福的港湾,你在感觉到航行和飘泊的疲惫时,可以随时停泊。家,是肥沃的良田,只要你洒下足够的汗水,付出艰辛的劳动,努力耕耘,就必然会收获快乐和幸福。
                    湾,田。湾田!我的家。回家的感觉真好!
                                                                                                                                                                2010年7月6日  匆匆写于湾田

                    ?
                    无码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