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只鹦鹉

                    第3期《湾田集团报》2013-03-22

                             冬日,在家,有点闲得无聊,踱出门去买菜,顺便散散步。街边,一老头在卖鸟,两个细铁丝笼里,几十只比麻雀还小的鹦鹉在不停地扑腾,发出 唧唧唧唧 的叫声。我对养鸟一无所知,但一时心血来潮,就挑了白、蓝、绿、黄四种毛色的鹦鹉各一只,笼子一个,按卖鸟老头的指点,在旁边一个杂粮店称了一斤黄澄澄的小米做鸟食,菜也不买了,兴冲冲地提着鸟笼回家。心想,感到沉闷的时候逗逗鸟,也算增添点生活情趣吧。
                            回家就忙不迭地把塑料食盒装满,小水盒也倒满了水,将鸟笼搁到阳台上,让鸟儿尽情享受阳光和美食,我则欣然地站在旁边,等着小鸟们怀着感恩戴德的心情,欢呼雀跃地享受我给予它们的一切。可是,四只小鸟站在两根小棍上,微闭着眼,不作声,也不理会精心为它们准备的美食。我有点不耐烦了,气恼地敲了敲笼子,没用,它们好象在生闷气,懒得理我。也许是初来乍到,对环境比较陌生?我有点失望地离开,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过了一会儿,在客厅里忙活的我突然听到 唧唧唧唧 的鸟叫声,急忙跑到阳台上,只见四只鹦鹉排成一排,一齐张开小嘴,对着外面的一棵树叫个不停。原来树上有几只麻雀,这些家伙正和它们互相应答。我不懂鸟语,但我知道它们一定是想出去,像麻雀们一样到处遨游。我不能满足它们的愿望,因为它们是我花钱买来的,而且这里粮多水足,比在外面饥寒交迫总要好些吧。
                            这些不识抬举的东西!
                            半天后,四个小家伙开始进食,小米啄掉了不少,水也喝掉了一些。我暗自高兴,发现笼里的小棍上留下了它们的粪便,想拿出来清洗一下。我的手刚伸进鸟笼,这几个小家伙又叫又跳,并猛啄我的手背。我一时没有办法,只好用报纸包住手把那两根棍子拿出来,清洗干净后,又依法炮制给放回去。
                           接下来的几天,我发现它们吃饱喝足后,就使劲地啄鸟笼的铁丝,见有人来就停下,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以为它们是天性顽皮,吃饱了撒撒欢,没怎么在意 。谁知当我又一次去看它们的时候,发现铁丝门竟开了一道缝,我急忙把门关紧。儿子说: 爸爸,它们一定是想用嘴啄开小门逃跑。 我见过公园里的大个子金刚鹦鹉,那家伙经过训练,能用嘴举起10多斤重的哑铃。这几个小不点难道也有那么大力气?应该不会。我对儿子说: 它们没那么大力气,可能是你不小心把门弄开了。 儿子很迷惑,歪着脑袋想了想,摇摇头走开了。  
                            真正的麻烦发生在第五天晚上,我忘记把鸟笼提进房来。第二天到阳台上一看,四只鹦鹉全不见了!铁门洞开,笼子里只剩下几片羽毛和几砣鸟粪。先天放的小米和水大部分还在。它们真 越狱潜逃 了!我站在那里愣了半天,然后仔细检查铁丝门,发现铁丝上还有斑斑点点的血迹。我猜想它们一定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门弄开,它们的小喙在啄铁丝的时候竟出了血,但它们趁着我们睡熟的时候,拼命地啄,拼命地啄,终于啄开了铁丝门,逃走了!五天的养鸟生涯就这样结束了,我在懊恼的同时,不得不对这些小东西的智慧和勇气由衷地佩服。
                            给人以丰厚的物质条件,却要剥夺他的自由,那么你换来的可能不是感激,而是仇恨。

                           作者简介: 颜新武,男,1969年3月生,湖南新邵人。武汉大学新闻学院毕业。从事新闻工作10多年,曾获中国晚报新闻奖、中国舆论监督奖、湖南新闻奖等中央、省级新闻奖20余次。现为湖南湾田集团湾田实业公司兼职员工。

                    ?
                    无码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