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印象

                    第4期《湾田集团报》2013-03-22

                            在埃及,看到的都是沙漠或沙漠中的建筑物。听说埃及第二大城市Alexandria(亚历山大)象中国的珠海,我们立即前去体验,以期更全面的了解埃及。
                    开罗火车站
                            开罗火车站已有约250年历史,规模和中国的县城火车站差不多,就是一个大点的雨棚,下面三四个站台,围着些房子,用作售票室、办公室等。从外面可直接走进站台,不象中国复杂的上下和回旋结构。我们走进一个简易咖啡厅候车,咖啡或鲜芒果汁都是5元一杯,客人不多,但我们等了半小时饮料才上来,让人感到欣慰的是,在车站这种人流大的地方,也是离开时才付款。从外面汽车的流量看,埃及似乎也成了骑在汽车上的国家,自行车、摩托车很罕见,铁路乘客很少,铁路属国有,但完全没有中国铁老大的派头和威严。
                            火车基本准点来了,两头都有车头,9节车厢。车头是内燃机的,极其陈旧。车厢外皮斑驳不堪,有一个胖大妈开始提着一桶水,用抹布擦玻璃,车身覆盖着厚厚尘土,估计擦不过来,就不擦了。
                            火车启动了,车门也不关,仍有乘客在下面悠闲抽烟,但他们在提速前都跳了上来。
                     
                    沿途风景
                            埃及的火车分四等,一列火车只有一个等级的舱位,一等舱火车最贵,速度最快。我们选择了一等舱火车,车厢里每排三个椅子,和飞机上商务舱的椅子基本一样。从开罗到亚历山大约300公里,火车时速约120-130公里,所以2.5小时就能到。一等舱是富人坐的,但火车上座率连20%都不到,在车站附近看见了一列四等舱火车,车内座位相当于中国城市早期的公共汽车,或相当于地铁,座位很少,乘客基本站着,当然车厢很脏,车厢档次低。
                            我们的火车地板上有地毯,但边角处都堆满了灰尘。火车连接处锈迹斑斑腐蚀掉块,很让人担心会断裂。
                            火车驶出开罗市区,与先前看到的景象完全不同。两边是一望无际翠绿的田野,永不封顶不断向上延伸的红砖楼房点缀其中;沟渠中来自尼罗河的水清洌舒缓;润湿乌黑的土地上全部种满了绿油油的青菜和庄稼;三五成群的黑白花奶牛在安闲的吃着鲜嫩的牧草。阡陌纵横、田野农人、百鸟飞翔、牛背牧童,一幅和谐安详的田园画卷。
                            田野里农人并不多,村庄里的皮卡汽车很普遍,绝对没有中国20年前看到的草屋顶的房子。给我们的感觉是这里的农民并不穷,埃及不是20年前的中国,埃及也许在更早的时候就已渡过了中国20年前的那个阶段,只不过发展速度比较慢就是了。
                            火车上有中餐供应送到座位,套餐相当于航空食品,每份30元,味道还不错,饮料另买,都是下车前才付钱。
                     
                    到达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有500万人口,亚历山大时期比开罗富有,但现在人们主要靠捕鱼,地位已远不及开罗。亚历山大火车站和开罗差不多,2分钟就出来了,没有过铁路天桥,直接跨过铁路出站。车站门口和中国一样,很多出租车司机在拉客。
                            埃及的绝大那部分出租车都没有表,上车说去哪儿,下车前乘客和司机相互讨价还价,语速极快,但最后都会握手说笑,达成一致意见,看距离远近,从3块到50块不等。这和中国的上车前先定价或看表付费完全不同。
                            我们乘坐的出租车驶入了沿海公路,和珠海的情侣路一样,但亚历山大的路更宽,为双向10车道,车流要大很多。很快我们入住了临海楼房公寓的9层,这是一个两房一厅的套房,房间很大,但设施很烂很陈旧,噪音极大。
                     
                    亚历山大所见
                            沿海公路一边是一望无际的地中海,一边是高档豪华的国际酒店,或是具有厚重历史的古建筑。就这些建筑而言,珠海是比不上的。
                            我们先参观Faluer(音)宫殿。该宫殿的主人是250年前埃及的国王,荒淫奢靡,宫殿中养着100个女人,每个房间两个,王后看不惯离家出走。当时罗马人过来攻打埃及,Faluer国王也基本不理朝政,最终埃及人击退了罗马人的进攻,埃及人要求Faluer国王下台离境,Faluer国王成了埃及最后一个国王。宫殿临海而建,周边是王室花园,花园现在成了公园。埃及的很多情侣、家庭周末便会来这里休闲。
                            从亚历山大我们来到Salading(萨拉丁)城堡。三百多年前修建的建筑,分内城和外城,外城厚,内城高,形成固若金汤的两层防御工事。城堡也是靠海而建,估计城内船只可直接下海。该城堡由叙利亚人修建,当年罗马人从海上攻击,埃及人从陆地进攻,但叙利亚人依靠该城堡得以成功防守,最后调来了救援大部队,赶走了罗马人,征服了埃及人,一度将埃及纳入到了叙利亚版图。
                            从城堡、饮食、人种、性格看,埃及确实更像欧洲,绝对不像非洲。
                            这一趟亚历山大行程,我们根本感觉不到干渴孤独的沙漠,而像是旅行在中国南方的某个田园风景城市。
                     
                    2009.12.25 于埃及开罗
                    (作者:齐龙兵)

                    ?
                    无码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