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的气氛

                    第6期《湾田集团报》2013-03-25

                          春节是中国人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一个个喜庆、团圆和快乐的古老节日,是世世代代、家家户户、老老少少共同倾心营造的一种使人向往和期盼的意境。它是一种方式、一种文化、一种习俗,是人与人之间真情的流露。 
                          尤其喜欢老家轰轰烈烈、热热闹闹、无拘无束的春节。那黄发垂髫初懂事时度过的每一个春节,都像电影画面似的深深刻在脑海里,成为我心头红红火火的快乐源泉。 
                          每每从腊月初十开始,村里便陆续有人家开始杀猪。当杀猪的屠夫持尖刀逼近已捆好的猪时,大胆的男孩们便紧紧围着那屠宰的中心,目不转睛地盯着尖刀,怯生生的女孩则悄悄躲进房中。待猪杀好后,女孩们便迫不及待地围在男人身后,从他们手中接过刚从猪脊背上拔下的硬鬃毛,等着和货郎换各色花头绳;男孩们则焦急地等待属于他们的欢乐,当屠夫割下猪膀胱时,他们就一拥而上,一阵疯抢,因为它吹满气后可以当成球拍拍打打。这时,女人们已起灶煮肉,准备宴请帮忙的亲朋好友。大家说说笑笑,吃肉喝酒,院子里到处是人,到处是笑声,有着那种热气腾腾的景象,人们便感觉春节已经越来越近了。 
                          正月真的到来时,社火就开始了。 
                          社火一般由几个村子合伙玩耍,组成大队人马,有的打鼓,有的敲锣,有的扭秧歌。而社火队里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 老妖婆 。 老妖婆 一般由能够 出丑 、会 出丑 的男人装扮,头上戴着黑手帕,鬓角插朵红艳艳的花,涂上脂粉,裤角裹得紧紧的像个小脚老太,身手却十分矫健灵巧,右手拿着擀面杖,扭得特别欢。 她 的擀面杖随时会有意识地照准一个人戳去,人们一边嬉笑着躲闪,一边又渴望着会戳到自己。因为据说 老妖婆 的面杖碰到谁,谁便会扫除一年的晦气,带来新年的好运。 
                          看完社火看柳琴戏,什么《三娘教子》、《辕门斩子》、《打渔杀家》等著名剧目,那丝丝缕缕、飘飘渺渺的乡音乡韵,从那时起便暖暖地荡在我心里,成为永远无法抹去的留恋。 
                          我喜欢看社火看戏,更喜欢那些玩社火唱戏的人。 
                          他们平日与天地为伍,面朝黄土,挥汗如雨。春节时他们头扎雪白的毛巾,腰系长长的红绸,在鼓乐声里尽情吹奏生命的旋律,用自己强健的体魄和火热的心,在浓郁的节日气氛中玩味快乐。这就是我的父辈,我的乡亲。小时候我在他们营造的洋洋喜气中无忧无虑地抛撒童真,在他们创造的甜甜蜜蜜中体验温馨。所以在我眼里,春节是一种默默的情愫,是一种无形的真诚,是从心灵深处涌起的层层波动。春节里,人们拜祭祖先、告慰亡灵,亲朋好友之间抛弃前嫌、虔诚祝福,无论男女老少,脸上都荡漾着一种传统的浪漫与深情,见面问一声新年好,一年的劳累和疲乏便会在欢声笑语中消失殆尽。 
                          时间悄然滑过,一晃又是好几个年头,当城里人不看春节晚会就觉得心里缺了点什么的时候,农村人也从电视上认识了无数名人。时代进步了,日子好过了,人们围着火炉围着电视暖暖和和地过春节,渐渐疏远了社火和柳琴戏,疏远了昔日旷野上的那份洒脱与真情。而在我心里,却永远怀念着儿时的老家,以及儿时度过的那难忘的春节。

                    (作者:李阳波)

                    ?
                    无码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