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行

                    第13期《湾田集团报》2013-03-28


                     

                          那一浓浓的春节气息还在绵绵的流淌,温馨的亲情还荡漾在每一个远离家人的心里。开怀的笑声,亲切的问候还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我和湾田员工就要踏上远去云贵高原的路途。
                          正月初十晚上八点,我这个扎根在金竹山煤矿二三十年的员工,怀着另一个梦想坐上了一辆豪华大巴车,迎着那滋润大地的蒙蒙春雨,启程而行。
                          夜空下,随着车轮的行进,那点缀着万家幸福的灯火,像繁星又似萤火向后倒去。偶尔穿过的城市,白天的喧闹也已停下,只有那各种泛着色彩的霓虹灯,仍然坚守照耀着她的繁华与富强。
                          随着大巴车轻微的摇晃,我的思绪中跳出了四个字: 云贵高原 。这是一个我在学生时代从书本里接触到的地方。我努力地去回忆当年老师对这个地方的描述和讲解,可几十年的时光还是把这点记忆冲刷得干干净净,再怎么努力,也只能愧疚的对老师说一声 对不起 了。带着这种纷乱的思绪,伴随着夜深的疲惫,在车辆的摇荡中,半眠半醒的躺着。
                          天刚蒙蒙亮,不知谁打开了车窗,一股涌进车内的凉意使我从朦胧的睡意中醒来。望望窗外,景物已依稀清晰起来。此时,我们已进入贵州境内,往前望去,峰峦叠起,一层薄薄的雾气缭绕在山峰谷间,有的地方还形成了一个云海般的景观。车就好像穿行在一条蜿蜒曲折的天路上,让你心醉。路基下的山谷陡峭,深不见底。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把他们削砍得陡峭、峻险。大巴驶离贵阳,进入安顺。这一代地势平坦,据说是贵州境内唯一的 平原 ,虽然仍在海拔1500米之上。 平原 上油菜花金黄一片,待耕的稻田也随处可见,显然与贵州的凯里、玉屏一带只见险峻的群山、茂密的森林、无多少耕地形成鲜明的对比。
                          跨过 平原 ,来到关岭和晴隆。如果说刚踏上贵州大地看到的是险峻的地貌、苍翠的山峰;安顺的 平原 近似江南风味,但关岭和晴隆却是另一个世界。这里不仅山峰迭起,高耸半空。而且群山之上,无多少树木、有的只是成片的茅草,从古至今,都是如此。这并非人为的破坏,亦非当地民众不勤,而是土壤稀薄使得树木难以立足生根。虽如此,这一带却彰显出独特的雄伟和英姿,让人能亲身体会到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的豪迈气概。尤其是沪昆高速的咽喉、号称亚洲第一高、两公里长的关岭大吊桥,那恢宏的气势令人目瞪口呆。我想象不出这庞然大桥是怎么建起来的。
                          驶过一座座跨山桥梁,穿过一条条横贯山体的隧道,我们来到了盘县的一个叫红果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典型的高原城市,曾经是一个乡村小镇。由于近几年经济发展很快,盘县的政府大楼也迁移至此,使这里已经成为了盘县政治文化和经济的发展中心。它的建设与我见到的湖南中小城市已相差无几。熙攘的人流与耸立的大厦已显示出它的富强与繁荣,也证明着一个充满生命的新兴城市在这蕴藏丰富矿产资源的土地上崛起。我们集团的总部也在这里昂然屹立,大厦上镶嵌的 湾田煤业 四个大字,仿佛在诉说着一个传奇的神话。
                          经过十七个小时的行驶,我们终于抵达我目的地—湘桥煤矿。下车映入眼帘的是一副令人惊奇的绿色,整个山岭被苍翠的杉木林所覆盖,令人养眼怡神,在这苍绿的山麓间,坐落着几栋内外经过粉刷的二层楼房。一个从井口延伸出来的长棚顶上悬挂着几个 湘桥煤矿 的大字,一切的基础设施标示着它只是一个初建阶段的矿井,这也就是我接下来要在此工作和生活的地方。随着两天来入矿人员的增加,寂静的矿区被一阵阵欢声笑语所打破,开工的那天,灿烂焰火在矿区的上空绽放,它告诉着人们新的一年的工作已经开始,也似乎对我这个新人表示热烈的欢迎和殷切的期盼。新近由集团接管的湘桥煤矿,被两边延伸的山梁环绕,就像一个刚出生熟睡在母亲怀抱中的襁褓婴儿,暖暖的被保护着,显得那么亮丽祥和。
                          是啊,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我们的企业,包括我们人类本身,何尝不是从出生的艰难,到一步一扭,摔爬滚打,最后在大地母亲的保护中、在自强不息的磨炼中茁壮成长。我相信,作为湘桥煤矿新的一员,我会脚踏实地,和大家一道,为煤矿的建设、为企业的腾飞付出自己最大的努力!

                    (作者:康星彪)
                     

                    ?
                    无码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