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湾田

                    第13期《湾田集团报》2013-03-28

                          从繁忙的工作岗位上退下来,确实轻松了好一阵子,每天随心所欲地睡懒觉,睡足了饱餐一顿便爬山。矿后那座山不算很高,但爬上去也可极目楚天舒:远处的高楼,近处的田庄,眼前的青山绿水,资江河像一条巨型的彩带,在青山、田庄与高楼之中飘荡,一切让人心旷神怡。
                          日久了也生厌倦。于是乎蹲牌桌,学钓鱼,忙种菜,还不计成本在后山租了200多亩山,养起了牛。忙活了几年,又生了厌倦,好像觉得自已还年轻,没了工作,离开矿工朋友,一切都很空虚。
                          听人说曾为同事的刘祖长,带人进军云贵高原,通过艰苦拼搏,创下了诺大的湾田煤业集团。金竹山、冷水江、娄底、长沙,一批批从 铁饭碗 岗位上退下来或自动下海的老少专业人才,先后归于他的麾下。一群群下岗失业工人被他慷慨接收。于是也跃跃欲试有了奔归之想,又苦于自己除能挤出点口水文章之外,没有其他对煤炭生产有用的特长,于是乎始终不敢向刘董事长启口。
                          一次与我当初的顶头上司,时任金竹山煤矿党委书记,现任贵卅湾田集团副总经理兼金隆煤矿矿长苏江长通电话,闲谈中说起我的愿望和顾虑,没想到他一口答应,说有机会便成全我。
                          两个月后,我如愿以偿,跟随他来到金隆煤矿,当上了金隆煤矿的办公室主任。
                          走进金隆,为之一振:宽敞硬化的矿区大道,花坛簇拥的办公生活区,高高耸立,整洁美观的办公室大楼,员工骨干住宅楼,综合楼,标准化食堂,澡堂,掩印在青山环抱之中。我不相信这是煤矿,觉得是花园!是度假村!不禁感慨,当初我所在的湖南第一大国有煤矿,北上山东肥城学达标,回来轰轰烈烈搞了两年多,何曾有如此效果呢?
                          刚到矿上,便接手写典型材料:毕节地区民营企业十佳纳税大户推荐材料;百里杜鹃风景区 花园式矿区建设 经验介绍材料;贵州省综治办 和谐矿区建设 典型材料。应接不暇,可我非常高兴,我为湾田集团的下属金隆煤矿取得如此众多的殊荣感到自豪,感到骄傲!也为自已一到金隆便能为介绍金隆,讴歌湾田做点贡献而感到欣慰。    
                          在材料事实的采写过程中,我不但了解到了矿上很多成功的做法和经验。也从侧面了解到了我们湾田人,在刘董事长带领下,艰苦创业,以矿为家,顽强拼搏的人物典型。苏江长事迹最感人,可我不敢写,怕他骂,他不喜欢写他个人。可还是要说,矿领导班子人员苏江长,欧明柏,晏斌宇,张立山,蔡满元,可以说都是或有一定地位,或有专业之长,或有不菲财力之人。他们初来到这里。住的是工棚,走的是烂路,连口干净的水也难喝上,可他们无怨无悔,苦到今日终于云开日出见青天。
                          机电副矿长,高级机电程师晏斌宇为矿上设计了一套先进适用的筛选系统,附近有煤矿老板答应出30万元买他的设计和业余指导,他说: 我是湾田人,不能离开湾田弄外快。 语言很朴实,却反映了他心系湾田的情操。
                          机厂的小伙子,天天额外为一线职工修锄扒扳手等小物件,有人说何必屎里捡豆豉,可他们说: 老板待我们不薄,湾田就象我的家,勤俭持家是本份。 语言同样很朴实,可实实在在反映了他们的主人翁精神,这种实在的主人翁精神,想当初我们在国有企业,做多少思想政治工作也是难以取得的。
                          金竹山有一大批矿工朋友在金隆,工作之余,相约游山赏景,边走边聊,一朋友说:他有一亲戚,在广州开了一家大公司,身家也不菲,可赚的钱大多存到了国外,就是自家的亲戚,也没几个在他那打工。笔者不禁又感慨:如果刘董事长也像那位仁兄,何来湾田之今日,何来湾田这万千员工?
                          翻阅报载:刘祖长董事长在他51周岁生日晚宴上发自肺腑地说: 我的目标就是要让每一个湾田人过上更加幸福,美满的生活! 刘董事长为每个湾田人着想,湾田人有何理由不为刘董事长创立的湾田努力呢?我知道了: 我是湾田人,湾田就是我的家 正是刘董事长以博大的胸怀,诚信待人的处事哲学,羸得了众望所归,众心一致。
                          来到金隆,仅仅是走进了湾田,光贵州湾田,就还有10个矿,5个洗煤厂,仅在这里看到的,听到的,就无不令我心情激动。要是有机会都走到,不知会是何种心境。刘董的话,即使像我这样即将正式退休的人也有了安全感,幸福感,何况那些下岗或无业的小伙子呢?我庆幸走对了路,虽然晚了但也觉得不为迟。
                          湖南著名作家弘征曾为我写了一幅字: 人生晚景夕照明 。我希望我的晚景能在湾田这块沃土上放点余光。 

                    (作者:柯世享)
                     

                    ?
                    无码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