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桌演义

                    贵州湾田煤业集团 黄永林/文2013-06-21

                      时下国人玩牌,其规模之大,人数之广,品类之多,开史上先河,是历朝历代所不及的。且不说城镇都邑,就连广阔乡村,以往那些一天到晚围着厨房灶台烹煮、屋里屋外清扫、呼鸡唤鸭饲养的妇女们,如今在完成每日不可或缺的 正果 之后,其余时间,多有休闲博弈在牌桌之上。那些昔日在家里照看稚童孙辈或喂鸡拾蛋做些力所能及的老妪阿婆们,也不时 转业 在四方桌上垒城叠片了。
                      是的,随着国人经济状况的改善,生活水平的不断看涨,家庭 硬件 科技含量的提升,人们从贫困和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丰富精神生活成为大家的追求。牌桌上的娱乐与刺激,自然成为平日的休闲之选。麻将、骨牌、字牌、扑克,是当前方桌上最常见的娱乐道具。
                       麻将牌 ,又称 雀牌 、 牌九 ,创始于清代,正宗的中国制造。小时候,我偶尔看到他人玩过麻将。那时的麻将,块头比现在的要小,正面是骨质的,背面是竹质的。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前,玩麻将是官宦富有人家的娱乐,寻常百姓既没有这种玩具,也无暇享受这种消遣。现在的麻将,清一色的塑料制作,不仅颜色艳丽且手感很好,已普及到千家万户。不论是达官显贵,还是百姓草民,都可在 四方城 里一决雌雄。尔后麻将机的问世,搓搅码砌全由机械自动完成,无需玩家费时耗力。与时俱进,麻将娱乐也现代化了。
                       骨牌 据传产于宋代宣和年间,故又称 宣和牌 ,因用骨质材料制作而得名。由于采用动物骨头制作工艺,繁杂且成本较高,民间逐渐改用硬质木材如椆木制作。现在,市面上出售的多为塑料牌了。在过去漫长的年代里,相对麻将而言,骨牌要普及一些,寻常百姓家拥有一副骨牌并不新奇。当然在现今,它和麻将相比,普及程度要逊色多了。
                      另一享有中国 专利 的玩具当属 字牌 了。这牌的标准称谓是否 字牌 笔者不得而知。早期它是用长约13cm、宽约3cm的硬底纸板制成,现在多用塑料薄片。其正面为白色,印有大、小写中文数码,背面以图案装饰,体小轻便。其玩法虽与麻将相近,但 技术 含量相对要高。玩字牌的普及率似乎不是很高。以我所见,湖南人对此玩具倒是情有独钟。
                       扑克牌 产自英国,以英文 Poker 翻译而得名。这种舶来品玩具因价格便宜、携带轻便一直为国人喜好,几乎成为上世纪八十年代唯一普及的娱乐用品。现今虽然其他牌种异军突起,但扑克牌的地位并未因此削弱,可谓长玩不衰。
                      无论是麻将、骨牌、字牌或是扑克,每种玩具虽各自 结构 相同,但玩法各异。就说扑克,有 升级 、 斗地主 、 三打哈 、 桥牌 、 斗牛 等等玩法。麻将亦如此,其玩法因地域不同而产生差异。总之,不论何种牌,其玩法只要玩家统一 政策法规 共同遵守就可以了。
                      在以 阶级斗争为纲 的年代,除了看 样板戏 唱 革命歌 外,其他娱乐多被列入 资产阶级生活方式 、 滋生封、资、修的温床 遭到封杀而而销声匿迹。以上所述牌类自然无人敢产、无人敢售、无人敢玩了。记得在金竹山煤矿土硃工区,有那么几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 湘潭伙计 偷偷玩字牌被曝光后,受到了纪律处分。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随着 以阶级斗争为纲 政治路线的终结和 改革开放 的推进,国民享有广泛的自由,各类玩具才逐渐重回牌桌,其中麻将还走出了国门。小小的四方桌,从侧面折射出我国政治环境的变迁和人们精神生活的改善。我是玩 拖拉机 的爱好者。在金竹山煤矿工作时,每到夜晚,家里高朋满坐,呼七唤八,喜气盈门。那时大家经济收入低微,囊中银两羞涩,不可能有闲钱剩钞用在牌桌之上刺激。 贴胡子 、 夹夹子 便成为刺激的手段。谁输一局,自撕纸条贴于脸面或用铁皮夹夹在面庞或耳朵之上以示惩罚。虽形象不雅、皮肉遭痛,但大家乐于此道。现在改革了,不来点现金刺激,是无人陪你玩的。就连往日提篮小买为几分一毛钱而讨价还价的主妇老妪们,也慷慨掏包一掷方桌。这也从侧面折射出人们经济实力的加强和物资生活的丰盈。
                      以往人们见面最常听的问候语是 吃饭了吗? 可见那时 吃 对大家来说是何等的重要。而时下,人们见面的问候语 档次 不同了,多为 昨晚的手气怎么样? 最近‘收获’如何? 牌桌演变到今天,似乎成了娱乐和赢利的天地。面对玩牌形势的 波澜壮阔 和玩资多少不一的规模,于是有人认为:这不是全民赌博吗?
                      说的也是。以钱物定输赢就是赌博,这是典籍里的权威解读。毫无疑问,以现金作为 刺激 来玩牌,无论 标的 高低,按权威解读都应作为 赌博 看待。可这么定性问题又来了:买股票、博彩票不也是以现金来计输赢吗,这又作何解读?确实矛盾。以笔者的见地:政府允许的以钱物计输赢不以赌博而是以投资定性,否则,赌博是也。不知我的理解对否?中国历来有 法不责众 一说,事实似乎也是如此。对于牌桌上或大或小的现金输赢,执法部门也似乎作壁上观。这也许是出于无奈吧。
                      一张四方桌,人生小舞台。在举手投牌之间,每个人的心态和情操多少都能表现出来。古语云:玩物丧志。牌桌演义继续下去,应该会有改革和创新,总有一天,人们会高兴地看到,牌桌的功能不全是人们脸长气短、或是洋洋自得的演绎场地;往昔的玩家,腾出了部分时间,正襟危坐在牌桌四周看书学习,为生存,为发展,为中国梦的早日实现。

                    ?
                    无码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