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湖南湾田集团 王樱洁/文2013-10-12

                      九月底忙完了昏天黑地的八天,总算盼到了国庆长假,一年也只有两三个假期回家好好看看。
                      汽车站人头攒动,车子启动后缓缓驶出车站,一颗心突然就安静下来,不再想未完成的工作和烦恼的琐事,每分每秒都在缩短与家的距离让我觉得心安,闭上眼思绪更是沿着前方绵延不断的路飞向家的方向,仿佛伸手就能触到家门。
                      每次回家都会发现些微的变化,而我脑海里始终不忘的是伴随自己成长了十多年的家乡。记得儿时最爱和伙伴们穿梭在宽宽窄窄的大街小巷,待到各家炊烟在暮色中袅袅升起,一颗不肯归家的心还在与伙伴们的游戏中流连,斗气比谁有胆量攀爬街旁的树,也不知哪来的不罢休的执拗劲儿,硬是一股脑窜上了树,得意洋洋朝着伙伴们招手。此时巷子里传来吆喝着自家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一路嗅着各家厨房美味飘香,红烧鱼,尖椒肉丝,煎豆腐……还有如今在外吃不到的家乡特产,大米与辣椒做出来的醡辣椒,进了家门早已是垂涎三尺。那时不过是一顿再平常不过的家常便饭,如今却觉得是分外难得的美味佳肴。
                      家乡不是繁华都市,一座普通的县城而已,虽然没有万花筒一般的游乐场,那时代也不见电脑游戏,可我们寻找乐趣的地方却不少。记得我家附近一个很大的露天木工厂,住在木工厂的两个女孩是我最好的玩伴,那是我常去嬉戏玩闹的地方。我们在锯木机器上办家家酒,工厂堆在一旁的木屑拿来当材料,锯木的机器常常没人用,我们坐上去便成了 家 。宽阔的后园子里堆放着很多锯好的木板,整齐有序,趁着没人我们便钻进去,把木板搭成房子,躺在里面望着蓝天白云,徐徐的微风拂过,还能嗅到青草的味道。木工厂的对面便是自来水厂,没有太多玩乐的材料,只是地方宽敞,整个巷子的孩子都爱在自来水厂的门口跳绳,踢毽子,这儿正当风口,夏季我们就蹲坐在这儿享受习习凉风。天气不错,出了巷子去街对面花园般的县委大院摘花,摘石榴,还有仍在记忆中的参天大树,岸边被微风拂得摇曳生姿的垂柳,偶见莲花浮现的小池塘,还有那散发着诱人芬芳的不知名的花……儿时最美的花园,而今已是定格在记忆里的一幅画卷。
                      郊游是最有趣的事儿。我们一众常结伴走到约桥中,再往下去便是那座家乡的标志小塔,每次乘车远远便能望见。桥下河边,河水潺潺,掷一颗石子儿,引得水波微漾,层次不齐的杂草也透着青葱的嫩劲儿,碰上桑葚熟透的季节,和伙伴们钻进去比谁摘的多,顾不上上洗便撩开架子吃起来,看着彼此吃得乌红的嘴唇,忍不住大笑。吃够了便跑到河边碰运气抓鱼或从石头间隙中找螃蟹,偶尔收获了鱼就乐得叫起来,惊得一旁林子里的鸟儿噗噗飞出林梢。待到夜色垂下,苍穹尽头好似与水相接,天边的晚霞衬着河边景色显得格外好看,我们也哼着歌儿走在回家的路上。天色慢慢变成黑色的帷幔缓缓拉上,万家灯火辉映着散落在夜空的星光点点。
                      记忆里少时的天堂,现在已换作林立的商品楼,不复存在。时间冲刷着家乡远去的岁月,却抹不去记忆里家乡旧时的摸样。中国人对于家浓烈的情感源远流长, 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纳兰在塞外道尽思家之情;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 尽是席慕容缠绵悱恻的乡愁。
                      在外读书、工作的人,独自在陌生的都市坚守理想,不能常常回家,总想努力飞得更高,一颗坚韧的心承受着来自工作与未来的压力,久了也会疲倦。每逢节假,尤其想念家的温暖,车站摩肩接踵的人们,翘首盯着站台屏幕,盼着回家的那趟列车——不论身在何方,不论需要挨过多少时间,也阻挡不了他们的似箭归心。
                      细细琢磨,这份牵挂为何能常常萦绕在心?我想,不仅仅是一栋房子,也不单是家中亲友。或许是一碗香气四溢的牛肉米粉,抑或巷子里挑着豆腐脑的大叔那抑扬顿挫的吆喝,或是后墙那棵老树、脚下的枯藤、母亲嘴里的唠叨、无形中牵挂在心的故土与弥散在空气中家的味道……捧一杯香茗,和老邻居叙叙家常,闻着母亲亲手做的黄辣椒蒸鱼令人垂涎的香味,幸福就是如此简单,无论身在何方,路行多远,回家便可除去俗世尘埃,回归纯粹自我,抛洒掉烦忧,享受难得恬淡与惬意的光景。
                      长长的一声鸣笛,五个多小时路程终于结束,看着熟悉的街道,顿时觉得无比踏实,回家,真好!

                    ?
                    无码在线看